■神秘的謝考(中間未蒙面者)通常只在視頻里現身
  “博科聖地”組織在一個月內接連犯案,引發了全球的關註。5月17日,尼日利亞、乍得、喀麥隆等西非五國宣佈對博科聖地“開戰”,展開清剿,然而事實上,2009年、2012年、2013年,尼日利亞發動過三次針對博科聖地的大型清剿。每次清剿結束後,尼日利亞政府官員都曾宣稱“已消滅大部分主力”,但博科聖地總能卷土重來,而他們的武器,卻在多次清剿中變得越來越精良。這次五國聯合清剿,會取得什麼樣的效果呢?
  尼政府三次清剿均失敗
  謝考“上臺”後,博科聖地已“背負”了三千多條無辜生命,這還不包括那些疑似的襲擊案。
  2009年,尼日利亞政府對博科聖地進行首次清剿。那時的“博科聖地”實力還很弱,當時其主要攻擊目標是警察、監獄及政府部門。2009年7月,在“博科聖地”攻擊警察局後,尼日利亞政府對“博科聖地”進行了圍剿。
  700餘人死於這次圍剿,包括尼警方、平民和博科聖地成員。博科聖地的領導人優素福在圍剿中被捕,尼日利亞政府因為對圍剿結果很自信,於是在電視上,直播了優素福的處死過程,以儆效尤。
  但是優素福的死亡直播,讓博科聖地支持者更加不滿,優素福的繼任者謝考又殘暴好戰,於是立馬進行了報複性的反撲。博科聖地不停地在各地發動爆炸,併在2011年將目標對準了聯合國大樓,這也標志著它開始將襲擊範圍擴展到國際層次。
  經過半年的籌劃,2012年1月,尼日利亞副總統桑博宣佈再次對博科聖地開戰。當年9月,尼日利亞聯合特遣部隊、國家安全局和警察共同實施了針對“博科聖地”的“恢復秩序行動”,35名組織成員在此次聯合清剿行動中被擊斃,156名涉嫌成員被逮捕。
  此次打擊雖然使“博科聖地”遭受重創,但並沒有將其根除。據尼日利亞《今日報》報道,2012年死於“博科聖地”所製造的恐怖襲擊中的人,還是高達690人。
  2013年5月,尼總統喬納森再次下令,“清剿博科聖地”。尼政府派出了裝甲車、戰鬥機、直升機,擊斃博科聖地成員的同時,還搗毀了大量軍事設備。但從去年持續,博科聖地還是發動了一系列恐怖襲擊,千餘無辜平民遇難,這也再次印證了這次圍剿的失敗。
  訴求無法滿足雙方無法妥協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對博科聖地的清剿屢次失敗?
  分析認為,雖然尼日利亞軍方不斷增派兵力,加大清剿力度,但很多博科聖地成員身份隱秘,難以分辨。
  優素福在2009年死後,外界除了知道一號人物變成謝考外,該組織的領導層便不再明確。而且其成員的姓名多為化名,混在普通民眾中,身份難以甄別,使得清剿很難找到目標。
  也有尼日利亞民眾說:“喬納森總統此前說自己只當一任總統,現在又改口尋求2015年連任,我覺得博科聖地無論怎樣被圍剿,都一定會拼盡努力,不讓喬納森這個信基督的人再當總統。”
  但是上述都不是圍剿失敗的主要原因。外媒認為,在尼日利亞政府的不斷打擊之下,博科聖地的暴恐行為之所以不退反進,甚至對國際社會的譴責和打壓也不管不顧,根本原因還是他們的訴求沒有得到滿足。“博科聖地的訴求多年來並沒有變化,希望在尼北部消除西方影響,實行伊斯蘭教法統治,並全部釋放被關押的武裝分子。這無異於分裂尼日利亞,政府不可能妥協,但又沒有實力完全根除武裝分子生存的土壤。”一位分析人士16日說道。
  訴求得不到滿足,與尼日利亞政府也無法達成妥協,而尼政府長年打擊不力,更讓博科聖地對自己的暴力行為有恃無恐。
  博科聖地武裝比正規軍還先進
  此次,西非五國決定聯合圍剿除博科聖地,但仍有不少人懷疑能否成功。實際上,就連尼日利亞官員也認為這不容易。尼日利亞北部的一些州長此前坦言,清剿並不容易,因為博科聖地的武裝比正規軍還要先進,真打起來,並不落下風。
  博科聖地的武裝之所以比正規軍先進,是因為其背後有基地組織和利比亞的支持。嗜血成性的謝考曾多次表達他對基地組織的崇拜之情。2011年11月24日,博科聖地發言人阿布卡卡明確表示“我們確實與基地組織有聯繫,我們彼此支持”。
  博科聖地的領導人和重要成員都曾從基地組織獲取資金支持。在成員招募和技術培訓方面,基地組織本身就招募了許多尼日利亞成員。在博科聖地製造的2009年7月爆炸事件中,警察發現了一個炸彈專家,他曾得到博科聖地的資助,並受訓於阿富汗。
  而且從博科聖地2010年之後所使用的爆炸裝置來看,與基地組織極其相像。由此不難看出“基地”對博科聖地的技術培訓和支持。據報道,基地組織還曾准許博科聖地租用它的媒體以傳播訊息。
  17日,法國總統奧朗德稱,“博科聖地擁有重武器,有些武器來自利比亞。”奧朗德聲稱在2013年1月的馬裡戰爭時,即已知曉利比亞為博科聖地提供武器。
  除此之外,博科聖地的主要活動區域地處邊境或茂密森林,這給清剿活動帶來很大困難。以此次女學生綁架案為例,該事件發生地距離首都阿布賈有1000多公里,且周圍都是林區,政府軍對當地地形不熟悉。
  特別關註

  博科聖地新領導人是神學家也是殺手
  創始人優素福死後,博科聖地的二號人物謝考成為領導人。與優素福年齡及家庭情況廣為所知的情況不同,善於偽裝的謝考的年齡至今成謎。有幾次,人們甚至都以為他死了, 但他都東山再起,並屢犯大案。
  當地警方稱,謝考既是一位有學識的神學家,又是一位無情的殺手。謝考曾經是一名神職人員,後來追隨優素福,性格安靜,做事認真。博科聖地的一名成員曾對《金融時報》說,“謝考總是在學習和寫作,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投入也更謙虛,只穿便宜衣服,相比汽車,更願意騎摩托車。”
  不同於愛交際的優素福,謝考的口才並不是很好,有媒體稱他似乎有意用好戰和凶狠彌補這一缺陷,在一次策劃殺害了180人後,謝考淡淡地說:“我非常享受真主命令我去殺人的這一過程。”
  值得註意的是,謝考上臺後的殘暴和濫殺無辜,讓博科聖地聲望一再下跌,博科聖地也在很早以前就被全世界主流的穆斯林學者和伊斯蘭主義政黨所否定。
  此次綁架女生事件發生後,一名伊斯蘭主義激進分子在網上發帖說,“傳播此類消息是在詆毀聖戰者的形象,我們對付的應該是有武器的敵人,而不是非戰鬥人員。”
  觀察

  消除貧困才是根本
  尼日利亞自己單獨進行的清剿屢次失敗,但是西非五國的聯手可能會增加清剿的成功率。在17日的記者發佈會上,尼日利亞總統喬納森說,“博科聖地已不再是一個地方恐怖主義團體,它是西非地區的基地組織。”
  喀麥隆總統比亞也表示,該組織已經成為一個“地區問題”和“非洲問題”。而美、英、中、法加入的援助之手,都在印證著博科聖地從此之後,不再僅僅是尼日利亞自己的問題。
  知道無法靠本國清剿博科聖地的喬納森說,“我和與會的西非領導人承諾進行地區合作,因為沒有這種合作,就無法制服這些恐怖分子。”目前法國等國也開始對博科聖地及其主要領導人實施國際製裁。
  不過,最根本要解決博科聖地這一難題,還是要從尼日利亞本身下手。BBC認為,尼日利亞只有消除當地長期貧困的經濟狀況,構建一個和諧的教育系統,為穆斯林提供更好的生活、教育權利,才能消除博科聖地的威脅。
  ■文/本報記者郝丹銘
(原標題:西非五國17日宣佈聯合清剿博科聖地—— 尼政府曾三剿失敗 五國宣戰就能剿清?)
創作者介紹

油漆施工

fj23fjph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